当前位置:主页 > 小神算玄机 >

《故事星球》:国内第一份儿童独立杂志诞生在

发表时间: 2019-11-20

  国内第一本儿童独立杂志——《故事星球》在筹备八个月后和大家见面了。主编许佳说:“在这里,。”大到对美国作家的采访,小到一张明信片的绘制,都是由孩子们完成的。用“一本”来形容它并不妥当,因为它是一个,汇拢了生活里轻松愉悦的事情,不管你是小孩,还是大人,一旦把它打开,它会由着你的性子,变成世上所有一切。

  1993年前后,我参加过上海一家学生报的小记者团。那份报纸,我现在还记得很清楚,当我刚上小学时,人手一份,叫做《我们一百万》,取上海有一百万少年儿童的意思。然而少年儿童的数量总是在变化,为避免名不副实,后来更名叫《小伙伴报》。

  每星期五的下午,是小记者小编辑们进社的时间。我家住远郊,当时不通地铁,去一趟颇费周折。只记得社址在苏州河畔,每次翻过一座钢结构桥,就知道快到了。我是郊区孩子,不认得路,也不敢独自坐公交车,需要家里人接送。为避免让“同僚”发现这个秘密,我会要求大人送过桥就好。

  当时接送之风还不盛行。团里的其他孩子,哪怕年纪比我小,在这些生活技能上也比我老练。曾有一个女孩向我打听,从报社去某某路公交站怎么走,我说,我不知道。她又问,我刚才来的时候看到前面有个公交站,有没有这趟车呢?我说,我不知道。她问,那么人民广场在哪个方向?我说,我不知道。她撇撇嘴说,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。说完皱着眉快步走了,沿路找别人去问,去想办法,丢下我愁眉苦脸地留在原地,等爸爸来接我。

  现在回忆起来,我内向的性格,当那时就已清晰显现。然而我年龄太小,对此缺乏认识。在上世纪90年代,记者是自带光环的职业。成为一个小记者、小编辑,哪怕每一周只在报社工作两三个小时,我们这些小孩子在别的大人小孩的眼中,也堪称精英学生了。这两三个小时,过起来其实很容易:选选稿、改改稿,有时跟指导老师白话一阵,差不多就该走了。对孩子们而言,这却是一个机会、一种特权。走进那堆满读者来稿的办公室,坐在一张为我临时腾出来的书桌前,我不再是某学校某年级某班级的一个学生。从门缝里,我挤进了大人的世界,被委以重要的工作,拆看读者来稿、修改文章、同渊博而幽默的指导老师谈笑风生。

  当今的精英学生肯定不像我当年那么懵懂。他们坚定而聪明,很好地规划了自己的发展路径。他们所读的书、所学习的课程,乃至所从事的体育运动,可能都已经列在计划当中,设定了明确的因果联系。他们在各方面都比我小时候强得多。不过,他们也有些缺憾。在他们未知的未来当中,有着太多已知的目标。他们太忙碌了。

  在成长当中,人常常需要一些游荡的时间——游荡到甚至有点无聊的时间,来寻找自己想要的方向。

  如果可能,我想为他们争取少许用来游荡的闲暇,让他们能够仅仅为了趣味,去创作哪怕看起来毫无意义的故事,能够不设得分前提地去阅读同龄人的不乏瑕疵的作品,能够没有明确目的地与友善的成年人进行平等交谈,谈论些跟学业毫无关系的话题,谈论生活中发生的或有可能发生的小事。

  不是像打网络游戏那样只争朝夕的玩,也不是像追剧追真人秀那样不调动头脑的玩。我但愿他们能抛掉学生的身份,进入更开阔的世界。这世界你也说不好会有谁、香港马会挂牌彩图,香港挂牌记录,香港马会挂牌彩图,挂牌玄机彩图会发生什么。对我来说,它可能是那个老旧报社里一张刻画出臀部形状的靠背椅。你也可以把它想象成一张外形、质地、色彩总在不断变化的大沙发,常常会有陌生人分享它,有时候也有人独自坐下发呆,有时候人太多了,有人就爬到了靠背上、钻到沙发底下……就这样,在这张沙发,或一片湖水,或闪烁紫光的洞穴里,听几个陌生人编的故事,问几个问题,同时动用你的创造力,不为完成什么任务,只为了好玩,为了逗乐,稍稍地,同时好好地玩一玩。

  当我有个机会为孩子编一本读物时,我就想创造一份这样的读物——纯粹给你玩,给你胡编乱造的时间。要把沙发、湖水、洞穴、太空、桃核、乌龟壳……全部收进去。它是一个手提包的形状,它像一份行装,可以随身带走,也像一个彩蛋,打开,里面是一天二十四小时结束后额外的半个小时——是属于小朋友的闲暇。

  《故事星球》从今年春季开始筹备。我们想做一本活泼而具有未来感的读物,不仅让6-12岁的孩子喜欢,也为他们的家庭带去共读的乐趣。按照一般常规,我邀请作家、媒体人、插画家为这本读物撰稿。在创刊号中,我们集结了儿童文学作家龙竞、剪纸艺术家邱大王、资深媒体人zulu、插画家李阿九等作者,为期待中的小读者进行创作。实际上,常规地用某种头衔去称呼他们,我感到并不准确。他们都同时从事着许多好玩的工作,我宁愿把他们叫做“一帮好玩的人”。

  这一发现始于两个契机。头一个,是一次特殊的人物采访。说来话长,今年年初,故事星球的学员其乐跟爸爸结伴去纽约,意外地发现他们所订airbnb的主人,是知名儿童插画家Steven Kellogg的女儿。在她的书房里,摆着父亲的许多绘本作品。回国之后,其乐爸爸帮助故事星球与Kellogg先生建立了联系。星球的大小学员们为插画家写信、画画,向他提出各式各样的问题。73岁的插画家收到这些小朋友的信件,非常开心。他不但耐心回答他们的提问,还亲手画了三幅大海报托人捎来中国,上头有他笔下深受喜爱的人物——小羊驼和小狗Pinkleton。

  我在媒体的工作时间超过十年,期间参与过各式各样的访问。有时候,一场人物专访只给记者十分钟时间。大部分受访对象乐意认真地,或至少友善地回答问题。但也有些大人物会让经纪人代为回答。在通过邮件进行采访时,这种情况更加普遍,但这次星球对Steven Kellogg的采访给了我不少新鲜感受。

  这是一次群策群力完成的采访,光征集问题就进行了半个月。小朋友们用彩笔给作者写信,在信里讲述他们喜欢的角色、他们对故事的疑问、对故事原型的猜测,也尝试与作者分享自己养宠物的经历。有的孩子找出心爱的彩纸,亲手制作埋藏机关的信封。也有些女孩在信上到处贴满彩色水钻。开彩开奖现场直播网址!收到孩子们的去信之后,Kellogg先生回复说,他最近旧病发作,手非常痛,因此回信会慢一些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他仍然亲笔作画,回答孩子们的问题,并为每个写信的孩子准备了亲笔签名的藏书票。

  在这场不太典型的采访过程中,我和其他几个编辑承担着“送信人”的角色。我们很高兴能最终促成一次作者和小读者之间的真诚交流。这不是那种例行公事的访问,对采访双方而言都不是。在每个孩子心里,这是多么特别的经历呀。我们希望,通过我们的工作,能让更多孩子获得这样的机会。

  第二个契机,是作家陈思呈在故事星球开设的一期线上儿童诗歌工作坊。从7岁到10岁的孩子们经过短时期的学习,写出了令人惊讶感动的小诗,例如八岁的梓鹿写道:“幼儿园里有个小男生很帅,他笑起来让你觉得直线转弯了,而且那个弯是直角转弯。”七岁的糖糖则这样定义诗:“我知道什么是诗/诗就是外面下雨/我和妈妈抱在一起/旁边有狗/还有仓鼠皮皮。”我意识到,应当把他们的作品收进杂志。

  我邀请了三位插画家为这些小朋友的诗歌配图。在画完插画之后,其中一位还提议说,我们把小朋友的诗歌也用手写的方法抄一遍吧。就这样,《小小诗集》完工了,大人画家和孩子诗人完成了一次神交。

  许多人在打开《故事星球》的包包时,都会第一眼注意到“故事书”的封面。这张画,其实就是插画家李十三(即李阿九)为小作者糖糖的诗作《我知道什么是诗》专门创作的。

  通过创作,不同年龄、不同背景、不同性情的人能无负担地进行交流——在《故事星球》上,这是可以实现的。在其他星球上,我希望这样的好事也能天天发生。

  无论在世界何处,冰激凌永远是令人开心欢笑的东西,就像我们采访的冰激凌大厨所说的那样:冰激凌和所有快乐的事情连接在一起,甚至可以说,它就是充满爱意的笑脸。《故事星球》也是一样,想要把生活中轻松愉悦的事情汇拢在一个小小的手提包里,让人们可以随身带走。

  你也许会说,这个手提包太小了,能装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呢?虽然看起来小,打开来,它却能变成一座舞台(不妨试试看),上演你自己编写的戏剧。

  你也许会说,别扯了,这个包能比得上我的设计师款真皮手袋吗?这只是瓦楞纸而已。它确实不是珍贵材质制作的,但它坚固平整,能让你发挥想象力,在上面随意涂抹和粘贴。

  人所能拥有的最奢侈的东西,其实与生俱来,那就是每个人的创造力。而人所能体会的最大快乐,就是创造的快乐。在不具备读者时,《故事星球》只是一只瓦楞纸做的手提箱。一旦有读者把它打开,它会由着读者的性子,变成世上所有一切。

  温馨提示:本故事包最适合6-12岁孩子的阅读,有童心的大人也可以一起玩耍!

  “故事星球”集结了一群热爱教育并脚踏实地地帮助孩子“讲故事”的伙伴:资深稳定的外籍和中文导师,陪伴孩子成长的阅读导师,专业的戏剧艺术家,共同专注培养3-15岁儿童的阅读素养与创意表达,坚信它们能让孩子成长为有趣丰富的“全人”,未来的“故事家”。

  “故事星球”有专为孩子设计的三大核心内容:英文精读写作、儿童中文写作鉴赏和专题研究,儿童电影戏剧艺术项目。星球会员享有精选全球英文原版书籍的图书馆。星球同时也在家庭、社区、学校推动阅读文化,倡导创意表达,为每位孩子提供个性化、高效率的阅读写作引导和服务,分春夏秋冬四季招募会员。